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你走近 / 請你細聽 / 那顫抖的葉 /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 那不是花瓣 / 是我凋零的心


我坐在樹下的陰影,哼起一首歌來,
她也靠著我的肩膀(我感覺得到,即使她沒有實體),
靜靜聽著,我們的心情是一樣的吧?

我像是樹旁一株不起眼的野花,依附著他人生長,
但我也會努力讓自己綻放最美的笑容,如果我先放棄自己,怎麼得到幸福呢?
一片花瓣從空中降入我的掌心,我緊握住,似乎放開了,我將不再快樂。

我不該只是在這裡等待,那太過於消極了。

「勇於追求是好的,但不要執著。」
她語重心長的訓誡我,
深怕我未來會對一切事物冷漠,寧可我消極,也不願我假裝堅強。

「謝謝妳。」
我向她道謝,也為我們之間莫名的投緣感到開心,
她聽了我說好多事情、好多抱怨,我想替她做些什麼。

「妳以後經過的時候能夠好好欣賞,仔細聆聽我的面貌,就夠了。」
她說得很神秘,我猜不透她眼神透露的想法。

花那麼的美麗,會令人不禁多看幾次。

「但匆忙的都市步調,人們會遺忘週遭的環境。」
嘲諷的語氣,帶出孤獨的味道,我的心因此糾結了,
暗示著我也無法避免時代的變遷,人生的變數很多,因為我們會長大、會改變。

我沒辦法跟她訂下約定,
因為過去可以繼續緬懷,但終究不能改變;
未來可以滿懷期待;但不見得能如我所願;
所以我應該把握的是現在,因為現在的我還是我。

對了,她怎麼知道自己的情人是誰?
經過投胎轉世,相貌、談吐或許都不一樣,更何況連他是否是人類都不能確定。

「妳喜歡的人來找妳了,快去吧,祝妳幸福。」她淡淡的提醒我。

是廣謙
……真的是你,你來找我了……我往山丘下走去,我這就來了。

「我只讓我的情人看見。」
感嘆的聲調令人哀傷,
我驚訝的轉過頭去,她消失了,
一陣風吹來,所有的花和葉都凋零了,地上溢滿紅色花瓣,只剩下翠綠的樹葉,
我之前看見的景色就如同一場夢,醒了就是一場空。

地上的鮮紅的花,不是她凋零的心,而是一種圓滿,為生命畫下的一個句點。
我不自覺掉下眼淚,當她遇見我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當她知道跟我不可能相愛的時候會不會很寂寞?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
但一開始就告訴我,會有什麼改變嗎?
原來我是必經過於此的,就像命運安排好,或許這世上真的沒有偶然。
但是我根本不記得了,前世的回憶太過於渺茫,我該如何尋找?
如果風吹,就能把消逝的記憶找回,那就太好了,人就不必努力記住每一個當下。 

你被我的舉動嚇著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樣子,讓我心中感到一絲笑意,
能讓我感動的就只剩下你了,好高興你來找我,
但又害怕你說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我該如何是好?

「妳怎麼了?」

你困窘的問我。
我還是一直哭個不停,我常在想當一個人快樂的時候,
會不會是奪取誰的幸福,像是某些場合朋友跟情人不能同時出現。

「對我而言,妳是一個很重要、很特別的人。」你十分認真的對我說。

我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希望喜歡的人愛上自己,看似很簡單,其實是很難的。

我是不是該死心了?你不喜歡我,對吧?
我向後退了一步,我並不屬於你胸口任何一個位置。

你望著我,我可以從你的瞳孔中看見自己,
單單是這樣的注視,心就疼了起來,你會跟我有相同感受嗎?

「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廣謙對我的反應感到困惑。

我才沒有,你都已經了斷的拒絕我了,我轉身想要就這樣離開的時候
……
你拉住了我,我一重心不穩就跌進你的胸懷。
為什麼要抱我?明明……我努力想掙脫,但你越是不肯放手。

「我喜歡妳,妳不懂嗎?」
眼淚終於停了下來,我聽見你的心跳的節奏很快。
我開始想依靠著這個溫度,慢慢沉浸下去。 

廣謙牽起我的手,好燙的溫度,緊緊扣住的兩顆心
……
走過那些凋零的花瓣,像新郎和新娘步入紅毯,許下了一份永恆的承諾。
我喜歡你,廣謙,比之前更喜歡了。

我抬頭望著那棵開花的樹,
什麼時候才能在綻放它的美麗?下次再遇見精靈是多久以後?

精靈,妳看見了嗎?現在的我很幸福,謝謝妳一直守護著我。
                                                                                     The End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爲這 /
我已在佛前 /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妳要問我些什麼?」
她好聽的聲音連蟬都忘了歌唱,嘴角抹上淡淡的微笑,眼神不時透露一種哀傷,
烏黑的長髮在風中輕輕飄逸,姣好的身段穿著白色洋裝,
膚色顯得白皙透亮,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
我緊緊注視她好幾秒,腦袋完全不能反應……她聽得見我心底的聲音。

她是這棵樹的精靈?這個想法連我自己都覺得傻,
如果她不是精靈,就不會明白我有話想跟她說,畢竟太難以置信一切是真實的。

「為什麼妳願意等待?」
是阿?為什麼呢?換做是我可能早就放棄,音信早就全無了,根本沒有希望可言,
沒有結果的戀情究竟有什麼意義? 無盡的思念,可以換來什麼? 

「那麼,妳又為什麼不願意去等待?」
她反丟了一個問題給我,刺破我的懦弱,跟廣謙一樣看透我的內心。 

廣謙或許不喜歡我阿,
我一個人單相思,不是很笨嗎?而且說不定以後見不到面了。

我流下剛才想強忍的眼淚,酸酸苦苦的,一滴一滴腐蝕我的靈魂,好痛好痛…… 
太過強烈的單戀,會造成對方的困擾的,說不定還會被討厭,
是什麼理由讓我不願放手?
或許是我沒有勇氣拋下過去,讓一切成為過去。 

「妳跟林廣謙是不是在交往阿?看你們感情那麼好。」
朋友曾經糾著懷疑的眼光看著我。 

我總是否認這個問題,我怕一坦白,我和廣謙的關係會被這樣的愚昧破壞。 
「才沒有呢,我們只是很合得來。」

廣謙常常說著電影情節、手法,而我彈著吉他、唱著自己寫的曲子,
我們約定好一起完成夢想。 

如果感情好,就算是在交往,那麼我也冀望是如此阿,
對你而言我究竟是什麼人呢? 

別人的愛情,看起來是那麼的幸福美滿,
為什麼我是一直在煩惱該不該喜歡一個人?是我太過理性?還是不夠有自信? 

放榜那天,我們高興的慶賀對方都考上理想的志願,
吃一頓大餐、看好幾場電影,突然給了我一種我們好像正在約會的想法,
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好?這個念頭今天特別的強烈。

就在家門口前,我望著他即將離開的背影,以後或許再也看不見了…… 

「廣謙,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你。」
我鼓起我畢生最大的勇氣叫住他,但聲音卻微微顫抖。 

他整個人愣在路旁,睜大了眼睛,臉上有份令人窒息的傻氣……
一瞬間我覺得自己不能呼吸。

雲彩漾滿了天際,夕陽的餘暉照射在我們的氛圍中,
我決定劃破了鳥兒歸巢的寂靜…… 

「笨蛋,你一直都不知道吧?」我對他笑了笑,也諷刺自己無奈的告白。 

我關上大門,依靠著牆,
灼熱的溫度在臉上不停宣洩,閉上眼,也感覺得到心碎……
我聽見廣謙的腳步聲漸漸走遠,我們之間會不會因此疏離? 

精靈緩緩說起有關她自己的故事,種種景象在我眼前浮現,歷歷在目。

「我是真的很喜歡妳,但是我不能給妳任何承諾。」
男孩心痛的說著,每一字都狠狠刺痛女孩的心。 

戰爭爆發,男孩被徵調到南洋地區作戰,
他明白自己凶多吉少,不願意讓女孩浪費時間去思念自己,只要她幸福就夠了。 

「我會等你的,會一直等下去的。」
女孩的眼淚不停的流下,地上的泥土都濕了,永無止盡的哀傷就從此蔓延。 

男孩緊緊摟著女孩,覺得她好傻,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與她離別,
他一直期盼著能過著簡單的生活,跟她平凡的度過一生,
天天看著她甜美的笑容,或許「天天」是一種貪心,神是否因為這樣要拆散他們? 
過了好幾年,男孩沒有回來,而女孩依然在小丘上等著,
小丘是他們從小一起玩耍的地方,她認為有一天彼此會在此重逢的,她不放棄。 
女孩在一場重病中過世了,即使死亡也沒有淹沒她的信念。 

她的靈魂在到達天堂前,向佛請求,讓彼此能夠再次見面,
神於是把她化作一棵樹,在這小丘上繼續等待。 

但是願望總需要一個代價換取:
無論經過多少輪迴,彼此永遠只能相遇,不能相愛。

精靈見到他的時候難道不會傷心嗎?
如果是我,一定會很難過,就像看著廣謙的背影離去,那般的寂寞。 

「只要知道對方過得很好,就好了。」
她沉靜的告訴我等待的意義,眺望著遠方,似乎不管如何也要接受。

我現在連廣謙過得好不好都不知道,
卻還是會想要陪伴在廣謙身旁……我是不是太不知足? 

「人和人之間最可貴的就是遇見彼此。」
她篤定的對我說,要我明白。 

的確,茫茫大海中,偏偏喜歡跟你鬥嘴、偏偏在你面前彈起吉他、
偏偏我就只注視著你、偏偏讓你懂得真正我的內心。 
偏偏,或許是一種特別的情感。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如何讓你遇見我 /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我向你告白了,你一定很驚訝吧?我們倆總是在鬥嘴,
在你身上可以找到許久不曾看見的單純,我憶起那發自內心的笑容。
我喜歡待在你身邊,以朋友的身分感受那似有似無的悸動,
不會有害羞而紅通通的臉頰,合宜的距離能維持著斷不了的牽絆,
卻又暗自奢望彼此相愛。
 

我不會知道你的答案了,大學生活即將來臨,我們也將南北紛飛,
所以我才會勇敢的說出自己的心情,但我有些後悔,
來到新城市的我是如此的寂寞,一星期沒跟你聯絡了,
其實只要撥一通電話就能聽見你的聲音,
只是擔心覺得尷尬或者了斷的拒絕我,真正逃避的人是我。
 

「妳的四周常常是笑聲洋溢,可是妳真的快樂嗎?」
你看穿了我的虛偽,並沒有反感,一如往常的跟我說話,
你是第一個願意接受真正我的人,
我很膽小,膽小的不願被其他人揭露脆弱的一面。

聽說宿舍到學校的途中,小丘上有一棵古老的樹,
十幾年開一次花,它還擁有一則美麗的故事:


大約在日治時期,有一個女人在這裡等待情人的歸來,
一年過去、兩年過去……沒有任何來自情人的音信,
最後她化成樹的精靈,盼望來世相見。
 

我很好奇那開花的盛景,是淒滄或者是落英繽紛的樣貌?
它的一切都深深吸引著我……彷彿我必須到那一趟,命中注定好的一樣。
 

這是個炎熱的下午,路上沒有其他行人,
走著走著,我在樹的不遠處停下腳步……
被眼前的景色震懾住了,跟想像中的不一樣,

葉子充滿著生命力,被風不時的吹動,
陽光灑在枝葉上十分耀眼,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清新的味道,
安定我本來游移不定的心,連呼吸都能體會到綠意盎然,
跟這城市有著極大的反差,其實我並不寂寞阿!

花,朵朵綻放著艷麗的紅,在夏天的尾聲裡訴說它的與眾不同,
以及固守信念的力量,我想知道那堅持是打從何來。
有些花瓣輕輕飄落,用曼妙愉悅的舞步跳著一首華爾茲,
世界就停在這一秒。
附近有許多蜜蜂、蝴蝶,在此覓食、在此盤旋,
蟬也在這短暫的生命裡唱出最動人的歌曲,然後死去。

美麗總是帶著感傷的,是嗎?

即使表現出有活力的樣子,無法避免的是眼淚、心中的澎湃,
我忍住快要掉下的眼淚,傷心的時候應該更要堅強的微笑,
否則我將永遠停在原地,動彈不得,只會讓過去不斷流逝、未來更加遙遠。

如果真有精靈存在,我一定要問她幾個問題,等待的意義是什麼?
還有向她分享我的煩惱,她一定會懂得吧?
我閉上眼睛,在心裡虔誠的說著,像是祈禱般雙手握起拳來。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