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寧可朋友跟我說虛偽的假話,也不要他們告訴我殘忍的真話」
從中作梗、挑撥離間都是她最會的手段,言語令人感到噁心的jade,
見到她對saxophone的態度,每每都讓我的手,不禁想揮到她的臉頰旁,
但我們又有什麼不同,所以往往出不了手,僅靜靜觀望著我們的醜陋。

而jade卻用種自以為正義的態度質問我:「為什麼妳要破壞他們的感情?」
「我只是告訴ray,那些cypress說過的話。」
「就算這樣妳也不該讓ray知道。」
我才不像妳會捏造謠言陷害我喔,至少我這次句句是事實,
別大放厥詞說這完全是我的錯,cypress難道沒有責任?
像那天晚上我在cypress面前假裝明白自己的罪惡般,
講了一堆口是心非的話語,讓妳自認感化了我無知的行為。

對於saxophone,我最不希望用虛偽敷衍,他終究會發現我的污穢。

「妳為什麼老是把自己說得那麼壞呢?」
saxophone對我的了解,讓我陌生又熟悉,
或許越是接近他,我就越是變得美好吧?同時也發覺自己灰暗的部份。

其實我不曾改變過,只是為了保有什麼而勉強應付,
瞇著眼睛笑了笑,再添上適當的言語,看不見別人有什麼反應,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又說了怎樣的謊,習慣了那樣的表情。

「妳講話難道不能委婉一點嗎?」
是故意讓他見到的,希望他可以理解的,自從到家齊後,我真誠多了。

也或許是被saxophone擺置跟soft一樣的位置,還不如選擇離開,
這是件多麼痛心的事情,沒有人曉得soft真正的模樣,
就算說了也只會被認為是忌妒罷了,完美太適合放在她的身上,
缺陷從不會讓身邊眾人發現,惟有被她排斥的我,才深深體會到她的不擇手段。

jade也是因soft才更針對我的呀!

青年社的孩子們,特別是華特跟咖啡,
你們願意聆聽我那主觀式的分析,接受我那激動的直言,
讓我不至於一直流亡在過去龐大的黑暗中,彷彿捕捉得到一絲光芒。

以及阿誼,妳給了我很多溫暖與歡樂,填補我長久以來渴望友情的心。

明年的同學會,我會帶著自信跟真誠參加,打敗有關她們的過去。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May 28 Thu 2009 01:22
  • 天命


最後輕輕的一笑,似乎是滿足了,死亡或許就是如此寧靜。
篤姬的過世,為整部片畫下句點,但一切尚未結束。
從歷史可以得知,幕府末年至明治初年仍繼續動亂不安著,
每個人為了自己的理想奮鬥,甚至以一些激烈的手段去達成目的。

篤姬,這部日劇,不僅再次呈現了當時的時代,
還探討了一些嚴肅的問題:何謂「天命」?
又該如何堅守、完成自己的職責?就算那是會被眾人唾罵、嫌棄的。

而我被賦予什麼樣的職責呢?
其實我是懂得的,只是陷入迷惘吧?

顛斜的路旁開滿了花,是要摘下哪一朵?
「是那一朵,是那一朵。」來自心中某處的聲音正對我說著,
手的動作略顯得遲疑,大膽的採下還是吞回心底的想望?

該怎麼做,也惟獨我才能選擇。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華特:「既然都會被傷害,倒不如現在快樂一點。」
也許我一直以來都在抗拒快樂,因為擔心其後的痛楚。

剛開始就知道是king弄錯自己的感情,我猜自己會捨棄這份關係,
在還沒跌得太深時,趕快爬起來,我似乎向來如此。

跟and與sun在一起確實開心,但我不能承受傷心。

覺得and不夠喜歡自己,互相不夠了解,所以選擇分手。

明白那只是sun短暫的憐憫,也是我藉由他懷念King的存在,
沒有理由複雜化,或是特別去聯絡sun,生疏也無所謂吧?
就像挪威的森林中,渡邊跟玲子姐睡覺的原因。

將他們擺到稍後的圈外,不得前進,我不想再被人何人深入了吧?
直子也說過類似的話:「不想再讓任何人進去了。」

最近,越來越可以體會挪威的森林想表達的究竟是什麼了,
因為我的感傷還在延續著吧?

喜歡一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思念又是怎麼樣的行為,
這是選擇遺忘的代價,悲傷的回憶總伴隨著快樂,連快樂一起消失。

逐漸可以把任何事情冷靜地分析,連遇上暴露狂也沒太大的驚恐。

King曾溫柔地對我說過:「只要還有感情,就不算冷血。」
但king不住在我心裡之後,我還能剩下些什麼情感?

我已經沒有勇氣喜歡,愛一個人的快樂與傷心。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你的身影消失在某個場景裡
為了什麼而選擇逃離
是龐大的孤寂感壓迫著你
還是太溫暖的感情你無法承受

留點線索
別讓我在浩大的星瀚中胡亂尋找
寫些信
向我透露你在哪個遠方生活著

「是妳的周遭太過漆黑
    連我伸出的手
    都以為是記憶裡的感受」

你何時寄來的信
怎麼不記得自己曾讀過

原來
是我的愛    
吞噬了你光亮的現在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May 09 Sat 2009 23:15
  • 感傷


這幾個禮拜我簡直是以一種煩悶的心情渡過,
月考很隨便的帶過,照樣租漫畫、看電視、睡覺,
不知道自己哪個環節有了差錯,開始往毀滅的方向前進。

決審會跟畢業旅行幾乎塞滿我的時間,很充實,卻又帶點落寞,
越是燦爛的日子,我越是害怕這僅是一場夢,夢總是會醒的。

「真的結束了。」
「將來,我們會變得如何呢?」
我獨自提著沉重的袋子,第一次認為回家的路途是這麼遙遠。
只有偶爾,我會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喜歡,不然怎麼會感到疲憊呢?
謝謝你們肯接受老是很激動的我,以及包容我兩天早上都遲到的行為,
正因為有你們大家,我才能繼續堅持下去的吧?

我想加入妳們,卻遲遲不敢有動作,是什麼使我怯懦?
是不願再有相同的感受吧,寧可維持現狀,當個徹底的圈外人,
跟妳們一起度過的三天兩夜,很快樂,讓我覺得沒有白繳這筆花費。

不是妳變了,而是我原本就不夠了解妳吧?尤其不懂在他身邊的妳。

半放棄你太久,我逐漸回憶不起細節,那些畫面很不清晰,
過去我最喜歡的:你說話的方式,尤其是你注視著我的眼神,
如今卻連思念都做不到,已經不算是放棄了,根本就是不愛了,
也許哪一天,你會對我來說完全不重要了,我很害怕。

* 珍惜一個人的方式,就是一丁點也不要擁有,只要從旁邊陪陪他,
做一種溫柔的襯色,只有這樣子,才不會失去他。( 傷心咖啡店之歌 )

P.S.  月考結束後,跟郁雁的白痴對話( 只有我在耍笨 ),
以及跟許華特.林佳三.高咖啡一起去麥當當、天晴、吃杏仁豆腐冰之後,
還有跟王雨辰兩個互相嘴砲( 我贏了),本白就整個人開朗起來了。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