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好像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世界變得比平常模糊,
耳中傳來喧囂的孤獨感,那車輛奔馳過水窪及水花四濺的聲響,
斗大的雨滴敲落在變形的白色變形雨帽,告訴自己正在等下個路口。

突然想起你打的某篇有關雨天的網誌,你會不會也正聆聽著雨的姿態,
或許我們將會在這邊境相遇,彼此寧靜的內心之中。

然而,
穿過朦朧的雨,我看見的仍然是雨。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9 Thu 2009 23:46

站在無人空地的中央
由內部往外畫圈
鋪上磚紅色的玻璃碎片
分隔
不同層次的群體

禁止擅自跨越
巨人般
建起高大的透明圍牆

羅盤失靈
地圖未標示

碰壁
多少船隻殞落

非吝嗇給予
打造的鑰匙才幾把
門不知道是哪一扇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6 Mon 2009 21:17
  • study


莫名的專注
為了補救什麼
含著悔恨的淚水
過大的音樂聲在耳裡衝擊
心底的那一部份是荒蕪的

黑夜之後就覺得疲憊
利用睡眠逃避
不願面對
像夸父被人嘲笑的追逐
太自不量力

以為是灑脫
其實連率性都沾不上邊
若不在乎
怎麼又會露出失意

毅然
拔除心中的雜亂
每一次
都疼得哀嚎

可以忍耐
因為
筆勾起的弧形姿態
卷子驕傲的符號
最動人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聽說,失眠的人會分不清楚夢與現實。
曾經在暑假中徹夜未眠過的我,知道這句話是錯的,
因為湛藍的光逐漸變成了破曉的天色,我們捕捉不了那過程。
所以我會迷惑,那些日子是不是來自我充沛的想像力?

故事該從哪裡說起?大概是第二次坐在你的隔壁開始。

原本以為自閉的個性會拉開什麼距離(我真不該小看你的白痴),
你打破了我將近半年的沉默(說話好像都是為了罵你)。
如果語言不能準確地表達,那我們究竟試圖讓語言傳遞什麼?
每天都在一起似的(除了上廁所之外),
連中午排隊盛飯也要捏我的臉頰,打斷我跟橘子聊天,
雖然覺得你是個煩人的傢伙,我卻怎麼樣都沒辦法討厭你(因為某段話)。

「妳是改變了,還是原本就這麼溫柔?」
「妳為什麼要把自己偽裝成一點都不溫柔的人呢?」
我不知道那是你在碎碎念還是在跟我對話,所以我沒有回答。
想追求真正的堅強,遇到任何事情都處之泰然。

同學之間的閒言雜語,我多半當成玩笑話,
你其實給了很多暗示性的象徵(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的),
像你要求我送你生日禮物,還承諾會記得我的生日(食言而肥的東西)。

或許真的是命運使然,還是沈老師私下安排(座位.掃地工作都是導師排的),
假設沒有跟你一起擦黑板的話,是不是會有所不同(其實你還是會接近我的吧)?
譬如你每節下課都跑來摸我的頭髮,在我身旁說些不著邊際的笑話,
或是要求我幫你買晚餐及飲料(還是全糖全冰的)。
不管是哪一種抉擇,哪一種過程,命運仍不因此改變。

是什麼讓你突然覺得這情感不該這樣定義?我不解。
你既不想擁有我,也不願失去我。
於是分分離離了好幾回。

「那我呢?」  
「有時覺得喜歡,有時覺得不喜歡。」
「你說的是哪一種喜歡?」  
「妳覺得呢?」
( 你以為我是你肚子裡的蛔蟲阿?老是要我猜測你的意思。)

「為什麼你要對我那麼好?你不怕我誤會嗎?」
「誤會什麼?」
「誤會你喜歡我。」
「別想太多。
    因為妳對我很好。
    妳以後會對我不好嗎?」
「不會啊。」
「那就好了。」
( 你摸摸我的頭髮,像主人與寵物之間的關係。)

就算你不喜歡我也沒關係,當時我有過這個傻念頭,
可是我錯了,那僅限於你不會對其他女孩子好。
沒有人知道我的傷心。
我硬是假裝開朗,一種近似於停留再某時段的笑容(像佐柏小姐),
沒辦法壓抑的忌妒情緒,轉換成張生氣的臉面對你(不知道該擺什麼表情才好)。

不肯再讓你打擾,所以我逃離到另一個人身邊,
一顆心卻還是懸掛在你那裡,怎麼跟其他人以真誠互待。

我以為故事就此畫下句點了,在這遇不見你的國度裡。

卻在好幾次深夜裡,我們透過不斷跳躍的視窗交談,
可是怎麼樣,我都不覺得自己真誠。
我們是以當時情感的殘骸,試著挽回些什麼。
再次相逢,卻陌生得比初次見面還生疏,反而無話可說,
雖然情況逐漸好轉,但頂多是互相嬉鬧而已。

或許是我說錯了什麼話,又重回過去的狀態了,
為了探問,而將我們的關係推入不可逆的化學式裡。

前進,就是不回頭。

是誰被誰捨棄,都已失去了意義,
而我只能選擇前進,希望能在哪重逢。
惟有在流逝的過去裡,才能看見未來。
所以我決定離開此,而你的名字不會再被我提及。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