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偶然嗎?
夢境中出現的三個人,在上一個禮拜內重新了影響我的生命,
像東西徳宣佈合併時那樣的突然,內心本來停掉的指針開始轉動了起來。

狹小的實驗教室中還剩下幾個位置。
蕙如被其他三人排擠,而我本來就沒有特定與誰坐在一起的習慣,
所以我們兩個開始詢問班上的同學,空的位置是否有人坐了。

sun冷漠的眼神,我的一切都和他不相關吧,所以他沒有任何意見。 

或許是一時興起的問題,因為烏鴉某日電話中的欲言又止讓我好奇,
而且以往每次的活動都會碰巧遇見,我想確認奇妙的緣分是否已經消失,
但聽到真相的同時,我的思緒似乎混亂了,無法和華特踏實地走在一中校園。

king迴避的態度甚至是厭惡的目光,使我感到受傷,因為我只是坐在這裡阿。

我滿懷興奮地閱讀簡訊,但我有強烈的預感,king想對我說的話絕不是太好的事,
而我猜對了,他質疑我所說的話甚至打從心底不相信我,所以雙方一吵不可收拾。
這次是真的結束了,不管從前有哪些多美好的回憶都不能讓我對他的憤怒平息。

and欣然接受我和蕙如他那組坐下,似乎想知道我跟她發生什麼事情的樣子。

and還是一樣散發著隨和感,是從前我就最羨慕的地方,
他不屬於過去,也不會延續至未來,只有當下我那快樂的心情,
像燦爛的煙火適時綻放在無止盡深的夜空中,黑色也成為最溫柔的背景。

葉家銘拿出他的繪本,紀錄著蕙如與其他三人的故事......

這個夢是記憶也是預言。

[ 注 ]  
蕙如為高中同學,最近交情不錯,我們喜歡互相搞笑,
還有她沒有被排擠,而且跟她要好的不只三個人,她人緣很好喔: )
葉家銘為國小五六年級的同學,曾經坐在我的隔壁,交情普通,擅長畫畫。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的世界那麼疏離。
不主動找人聊天就算疏離?
妳對我了解太少,妳怎麼知到我現在在學校是如何過的呢?
我怎麼可能會了解你呢,就跟你之前說的一樣,
你只是把我當成普通的朋友,普通的朋友會了解你嗎?
看是多普通吧。
我就覺得你把我當成非常普通。
我承認是。

我今天主要是想問妳在網誌的意思是什麼?
我自認在你的網誌打得很清楚了。
我不懂妳怎麼給我幸福?
我不想說,那應該是我自認為。
自認為什麼?
現在,我不覺得自己可以辦得到。
所以妳認為妳以後辦的到?
當你問了這個問題的同時,我就知道自己辦不到了。
為什麼?
我覺得你不認為我可以做到。
我是這樣認為,很難不是嗎?有誰有把握讓另一個人幸福呢?

所以妳打那些的意思是?
讓自己變成空白。
空白?我不懂,妳打那些只為了讓自己變空白?
還有讓你看到。
就這樣喔?
我不覺得自己寫的東西可以影響別人。

妳希望我做什麼?
我希望的,你也不可能做到
妳說吧,我看我可以做到哪。
不可能,你也只會說我在逼問你,然後說我夠了沒有。

我只是想知道妳想跟我說什麼?
應該反過來吧,是你說有話要對我說吧。
說來說去,我還是搞不懂妳的重點是什麼?
從以前跟妳在即時上就是這樣了,完全沒辦法溝通 。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5 Sat 2009 22:28
  • 結果


加錯奶精的咖啡
是夜晚溜出家門的誘惑

我在哪個路口開始迷惘
該或不該
拋棄固有的執著
迎向正前進的時間點

燈光下
明亮側臉的自己
若擁有無止盡的車程
是不是就有其他的結果

是在狹小的座位上哭泣
還是在空無一人的廣場中等待

其實
都得獨自感覺黑暗吧


* 獻給當時自己假裝在談戀愛的對象,讓人無可挑剔的sun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ast friend 

一群內心寂寞、渴望被了解、帶著傷痛的人們,共同住在分享屋中,
那是個可以獲得安慰甚至救贖的世界,雖然不能彌補曾經失去的。

我覺得最可悲的角色是宗佑,
他無法從不快樂的童年記憶釋出,不知道如何愛人、給予對方幸福,
最後只能以自己的死亡結束對美知留的束縛,一種悲劇式的殉情。

我們都是被禁錮的人,只要有愛。
 
                                                  ( 宇多田光 - Prisoner of  love   日劇 Last friend 主題曲)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