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巨大透明的玻璃,隔著我與人們。
快樂、眼淚、不安、寂寞、恐懼,不管是哪些感覺,都好遙遠。

看不清現實世界的模樣、聽不見呼喚自己的聲音、吸入的是孤獨的氧氣,我好像是這麼活著的。
用謊言構築的天空,還遼闊多了,自由的翱翔,只是得不斷補充新的建材,透過豐富的想像。

日復一日,做同樣的事情,是懶惰,是提不起勁。
就像在不間歇的雨季被淋濕,在陰暗角落默默晾乾翅膀,決定不了下一次的飛行日期,
在期待太陽的出現,或早已失去等待的耐心,還是連要往哪裡去都不知道,最後變成冷淡地看待一切。

我沒有真心,但也絕非虛情假意。是心不在焉,歡笑時、聊天時一面發呆。

沒有任何偽裝的自己,大概也只有讓fumi看過吧?我曾非常專注地看著他。
kashiwa跟fumi的差別,不是我情感投入的比較多或少,是心多真實地打開。

不察覺他人真正感受,什麼都沒有接收,什麼都沒有給予。
從何時起自己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呢?失去心靈的活力,行屍走肉般。
彷彿躲在遙遠的異境,過往使人徬徨、暫停思考,接觸的僅是牆上的影像,以為是仿造的贗品。

我要離開,不能再繼續待著了,那寂靜、終將邁向死亡的場所。

我得伸出雙手深情擁抱,確認現實世界的存在,即使冰冷。燃起一點的熱情,溫暖自己以及周遭。
因為想超脫生命傷痛的人可以付出愛,而不是捨棄不堪的回憶。成為空白的心,什麼顏色都會染不上。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