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an 30 Sun 2011 22:10

那聲
取得聯繫而發出
沒有實質意義的助詞

宛如從遠方飄來的嘆息
敲了扇夢中的窗

又像微風
流竄整座城市

枝頭懸掛枯黃的葉
拋物線下墜

於漆黑的紙上
溫柔堆滿
渲染了圈美麗光暈

更是雙靈巧的手

心的堅硬外殼
一層一層被你剝落

全因
你輕輕一字話語




P.S.  將此篇獻給R,是第一次為R寫詩,而我也願意相信這絕非最後一次: )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又是新的一年。

一百,這個數字似乎有著特別的意義。
是台灣民眾狂歡慶祝的時刻?代表未來充滿希望?
國父死前曾說:同志,革命尚未成功。
然而我們的革命究竟成功了沒有?在建國後的第一百年。

我不是要談政治,也不是要說歷史故事,只是好感傷,
在大家滿懷著期盼的迎接新日子的到來時,我仍回首望著。
記憶沒有退潮的時候,總淹沒了我,寂寞像是氧氣桶供應我呼吸。

高三努力念書,只是想離開這個太多我哀愁的城市,
但我還是敗給了現實,或許就是自己考出不錯的成績,才被逼迫留下。
神,為了避免讓人類過度驕傲,所以給予真正的絕望。
我越是認真,越是去追求,似乎就離真正想要的更遙遠。

我放棄了。
為將來的事情打算。

活在期盼、充滿希望的日子,然後,得到失望的結果,
我的人生重複這樣的模式,真的厭倦了。

現在,我只想悠悠哉哉、隨興的過日子。最好什麼都不要去思考。

《補記》

跟老鄧、喬、曼一起跨年。是第一次跟朋友一起跨年。

《愛情藥不藥》還不錯看,安海瑟威好美。

或許你知道,也可能不知道,標題是來自馬奎斯小說的名字(我沒看過,但很想看)。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Jan 13 Thu 2011 18:01

雙眼    
從幽暗漸光亮睜開


痛   



結了層    霜

往外一望


輕柔
細緻
縹緲
淒冷的雨

消融
整個城市


朦朧中

抵達    
一個我冀求
遙遠冰封的國度


驟降的溫度
身體    凍的發抖


卻飛向
記憶的孤島

失去了    所有知覺



在一片
白茫虛無的大地

等待
死亡接續的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橘紅色的雲彩漸漸褪去,光一絲一絲的抽離,
留下深邃最原始的藍,給人憂鬱寧靜的感覺。
街燈亮起,彷彿在提醒人們夜幕已經垂落,
巨大車陣流經柏油路面,緩慢地往家的方向前進,或是熱鬧華麗的場所。

只有他跟大多數人不同,
放學以後他並不直接回家,也不去補習班,他不想回家,
他受夠跟父母之間沉悶無聊的對話,這並不代表他不愛自己的爸媽,
而是覺得自己為什麼不能活得更絕對一點。
他繼續騎著腳踏車漫遊街頭喧囂的景色,
他要去另個世界,接近內心且靜謐的地方。



從前他在圖書館頂多待上一兩個小時,但最近很反常地一直等到圖書館快閉館時才回家。
他喜歡閱讀,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不過他多了個新的目的:他想看一位女孩。

那女孩有著一頭烏黑直順的及腰長髮,白皙的肌膚,清秀的五官,纖細的身材。
普遍來說如此的外貌總讓人聯想至紅樓夢裡體弱多病的林黛玉,
但她的神情流露著堅毅,沒有一點鬱鬱寡歡的模樣,也似乎有著不輕易與現實妥協的性格。
今天她還是一個人坐在窗邊閱讀,他最初就是被這孤傲身影所吸引的吧?

他從架上拿了昨天剛看一點的車輪下,翻頁開始認真閱讀起來,
雖然偶爾會分心,偷偷觀察她在做些什麼,她總是非常專心的讀手中的書。
關於那女孩,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她喜歡波特萊爾的詩集。



圖書館熄燈了,他急忙走下樓,
發現那女孩竟然還佇立在門口外,通常閉館前十分鐘她就會到櫃台借書然後離開。
他想這是個跟她交談的好機會,可是眼前的景象卻使他動彈不得。

月光正沐浴著她,更深刻描繪她原本淡漠孤寂的形象,卻也散發著溫柔芬芳的氣息,
她好像一朵在夜晚盛開的茉莉花,更似希臘女神黛安娜在凡間美麗的化身。
最讓他訝異的是她正望著自己,不是別的人。

「一直在背後望著我的人就是你吧?」她說。

「冒犯到妳我很抱歉,我真的沒有惡意。」
他點頭,「我不會再這樣子了。」他覺得很愧疚,自己竟然讓女孩子感到恐懼。

「你喜歡赫塞吧?」

「嗯。」他有點錯愕,他以為這女孩是來警告自己的,甚至天外飛來一筆的提到書。

「我一直以來都是孤獨地活著,從不會感到寂寞,
可是發現你在背後望著我的時候,我覺得很安心很溫暖,
好像終於在這個世界找到被神劈開而到處流浪的另一半自己。
我開始偷偷從窗戶的映影觀察你,想知道你是個怎樣的人,
昨晚發現你也喜歡赫塞的時候,就決定今天一定要與你談話。」她認真的注視著他。

「下次我們坐在一起看書吧?」接著,
他用生澀的法文唸了一小段波特萊爾的詩,
「Mon enfent, ma soeur, songe a` la douceur, d’aller la-ba`s, vivre ensemble.」

「嗯。」她笑了笑。

不是渲染別人也一起歡樂的那種笑容,
而是在寧靜之中,淡淡的勾勒一筆,他想。

他也添了一筆,在屬於他們的秘密世界互相凝視著。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領著羊群
遷離

荒蕪的大地
蔓生著乾枯的愛
緊綁思念

捲起的風沙
濕了眼眶

郁郁青青的美麗
還在
記憶澆灌的心田

也是
最後一瞥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