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Feb 27 Sun 2011 22:43
  • 不祥


卡珊卓不祥的青黑預言    
烙在白皙臉龐
如光與影切分世界    
希臘悲劇性格的面具

阿波羅曾賜與的愛收不回
惱羞地咒詛    
她知曉命運卻無人理會
像演員內心的激昂自己傾聽

她感嘆神的無聊與可笑
戰爭的開端竟是
一場華麗之宴
爭奪金色蘋果的女神們
也頓悟
人類無法逃離神是不變之真理

特洛伊王女的孤獨
一位先知的不幸印記
至今仍流竄
木馬屠城後的荒涼城邦    



                                                                       P.S. 將此詩獻給我因打排球而瘀青的左手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7 Sun 2011 17:25
  • 裝傻


假裝聽不懂是對的吧?
就如經濟學是一門如何「選擇」的學問,必須要有取捨。
為得到幸福,就必須犧牲他人快樂的可能性吧?

所以,我放棄,並高明地裝傻。

朋友說我笨,其實是聰明的招數。
因為我還不夠成熟,無法將內心情感真誠地解釋出來,情況只會越弄越糟。
雖然會被誤解為不認真看待,但無妨,沒有什麼會比十五歲時更悲哀的。

你現在幸福就好,真的。

難以想像這會是我的感覺,善良的如童話人物。
不過我倒是挺想明白你是怎麼發覺的?
為何你敢問出口?是想從我心中聽說什麼?
看我演戲的模樣是怎樣的感受?

可惜,我略勝一籌,擊敗自己求知的慾望。

先讓我逃離吧?
我保證下次與你對話的時候會是真誠的,是純粹朋友的,
還是那個你口中的那個奇怪女孩,執著某個你不認識的男孩。
也要跟你說聲謝謝,經過這次情感的漩渦後,我似乎更加了解自己。

我不會忘記這份短暫的心意,只是不會讓它蔓延下去。祝你幸福。



P.S. 如果你看見這篇網誌我會很高興,因為這表示你有看我文字的習慣: )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5 Fri 2011 20:49
  • 慢走


遼闊草原   
我在那兒慢走   
風吹低見   
悠悠雲朵向妳招手

天空默默
換上新的不同的夢

滿懷憧憬    亮而無暇的白
淡淡一抹微笑    嘴角輕彎的淺藍
思念泉湧    愁緒紛飛的橙紅
心死般沉寂    憂鬱波盪的深青漩渦

黑色簾幕悵然垂下
掀開剎那

才驚醒
眼前是茫茫無盡的路途
沒有終點站
人們僅能    徘徊慢走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0 Sun 2011 00:00
  • 定位


有時候分不清楚自己角色的定位在哪裡。
如果我只是個純粹的朋友,為什麼我可以明白猜出你的想法?
若你是我十年之後僅能問候的對象,為什麼我要在你失意時給你安慰?

逐漸錯亂。
祝福你和她兩人的愛情有開花結果的一天,心卻隱隱作痛;
望著你幸福洋溢的表情就替你感到高興,可是難掩哀傷的笑靨。

我與他人之間關係遠近的分野究竟是什麼?
真誠與否?
相處時快不快樂?
談著彼此興趣相投的話題?

扮演小丑久了,會不會抹掉臉龐的粉末時連自己都忘記自己的長相呢?
鏡子中的倒影真實的有如謊言欺騙了眾人,也包含投影者本身。

但我不能誠實。
你會覺得自己遭受了我的背叛,認為我是有所目的才接近你;
而我們應該保持像是認識多年老同學的關係,每次的跨越都伴隨傷害。

人的情感好朦朧。
不能同地圖上的經緯座標輕易標誌,旅行者僅能憑著直覺往前走,
就好像茫茫大海裡的一小顆沙粒,誰都不曉得會漂流到哪。

連自己不甚了解的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記憶中那顆渺茫的星星,
即使面對我的全部而你永遠不變的漠然,或許正是救贖我的真正引領。


P.S.  將此篇獻給遲鈍的R以及不夠敏銳的kashiwa,還有不會再見面的fumi。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Feb 16 Wed 2011 01:16
  • 祕密


憂傷的少女
翻攪泥黃色的土
埋下不可告人的聲音

好久好久

蘆葦堆滿堤旁
風吹
柔弱的身軀傾倒

白茫茫一片
濃霧般籠罩記憶

它訴說
羞澀溫柔的詞語

由彷彿若有光的
深黑地底反覆回響


仔細凝視

是封殘破的美麗情書
你聽

思念蜿蜒成河
從我這裡流向你那裡......





                                                                        P.S.  靈感來自於希臘神話驢耳朵的國王。以及獻給我正想念的R。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年前的今天對我而言是個意義重大的日子,現在卻只是個普通無法與昨日明日分割的時間。

那天每個細節我曾以為自己會記住一輩子,時間吞噬記憶就像海浪慢慢沖垮灘堆的壘壘沙堡。

                                                                     而我從這個破碎的夢中醒了嗎?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Feb 09 Wed 2011 03:28
  • 眼淚


我安靜的哭了。
在深夜當家人都熟睡時,我獨自坐在客廳沙發,看著過去不知看了幾遍的卡通。
阿籬撞見犬夜叉緊抱著結梗、說要保護她後又回去現代。

那時候我一定也很想逃離吧?可是我無處可躲。
每天都聽見撕裂自己的笑鬧聲從後排傳來,我總是忍不住頻頻轉頭瞧著。
他們很快樂地談話。

我不會像阿籬一樣想跟犬夜叉繼續旅行,即使對方心中有個無可取代的人。
但fumi他會希望跟我在一起嗎?我可以讓他快樂嗎?
我缺乏向他開口的勇氣,也害怕曉得他的答案:其實對他而言我什麼都不是。
嫉妒與悲傷如決堤的水庫,我的心崩潰了,再也沒辦法心平氣和的對待他。

阿籬覺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可怕,不敢讓犬夜叉看見。
而我醜陋的姿態在fumi面前展露了好多次,特別是因愛而發狂的臉龐。

現在的我還是時常在電話裡頭跟R講這段回憶,
雖然他不會親眼望見,不過任誰都能對從談話口氣去想像我當下的模樣。

R會這麼開玩笑地說:「不要裝可憐。」
他或許說對了,我會告訴他有關fumi的事,只是想博得他的同情,擁有慰藉。

真卑劣的作法。

上大學以來我沒半點長進,
從前堅持的逐一放棄,沉浸在失敗的傷感之中,毫無意義地度過每個日子。

嘖語重心長的話我是有聽進去的。

改變不是那麼簡單的,想一步一步慢慢來,
卻覺得時間流逝的好迅速,自己就好像快老朽死去了。

我需要的是孤獨與思考。
也很久很久沒有靜下心來審視自己。

找個時間騎著腳踏車去旅行吧!( 感動自己並擦拭過去忍住沒流的淚水 )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