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6 Tue 2011 11:41
  • 告別


毫無修飾的語言你並不愛
幾番潤色成    
婉轉的華麗衣裳
喚醒擁抱身穿的餘骸
伴隨蠶    嘔不盡的哀傷與淚    

絲念作祟   
地圖刻下的記號失真
錯亂旅行者的脈搏
問答於是墜入虛無的懸崖

落地以前
魂魄半掙扎抽離
意志忍著剝落痛楚    倚風飛楊
遺棄    包裹空洞笑靨
連自身都鄙視徒留迂迴    的軀體

再領著直率    告別


                                                               P.S. 祝你明天生日快樂,也祝自己走出你播種的陰霾。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曉得自己向你提問是否正確
你的答案讓我

快樂

我們曾經相互愛戀過
現在還是朋友

也心痛

為了fumi 我當時沒有正視自己的情感
你卻說喜歡執著他的我


即將升上高三那年的暑假耳聞
你牽著女孩子的手晃過校園
我的思緒亂流了

好難想像你談戀愛的情境
對方應該是你說過和你相似的女孩子
比起跟我交往她絕對會讓你幸福
不管是誰都不會選擇我的吧

我踩著同個校園
滿地尚未秋季就凋零了的落葉
那發出心碎的聲響

悽悽慘慘戚戚
 

sun其實我對fumi 的事情感到痛苦
是由於我為了他已經失去好多可能性

但人不能挽回

十七歲那年的時光就讓它
原封不動
凝結成最美的淚

所以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
祝你幸福
及讓自己活得更好

就算我們變得有些陌生


                                                         P.S.
                                                                 你的笑總那麼溫暖
                                                                 是照耀我心底幽暗的陽光
                                                                 因此我偷偷這麼呼喊你sun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Apr 23 Sat 2011 14:20
  • 可笑


不知不覺中,我已經接近《挪威的森林》當中角色的年齡,快二十歲是書中他們處於徬徨的日子,
但看著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成熟,學會打理一切,規劃自己的生活,我卻仍被困在這裡,我非常不安。

這四年我什麼都得不到,將會失去更多東西,自己活得不像自己,現在已經連自己是誰都回答不出來了,
有時候會偏激地想若自己去做一些尋死的行為,父母會不會懂我到底承受著什麼壓力,上大學我極度不快樂,
幾乎三不五時躲在房間大哭,就算講明自己的想法也是被駁回甚至挨罵,所以我仍然說著謊欺騙他們。

我受夠這樣的關係了,可是似乎只能繼續下去,我就好像《車輪下》裡的漢斯,被大人們逼迫著,
最後只能用死來結束自己生命的悲劇,但我沒那個勇氣,只是盲目過著每天安逸的生活。

我可悲的令自己感覺好笑。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Apr 16 Sat 2011 03:08
  • 救贖

 
他躺在生氣盎然溢滿花香的草原上,望著晴朗蔚藍的天空,和煦的風陣陣吹拂。
一切真是舒服極了,他心想著。但起身時眼前的景象卻都變了。一片昏暗。
海水淹沒了自己的身軀,呼吸困難,雙腳動彈不得似乎被什麼巨大力量拉往更深的地方。
他在掙扎的過程中,看見底下拖住他的是腐爛畸形已經稱不上人類的怪物,他大喊大哭,可是沒有任何人沒聽到。

誰可以來拯救我……

他從床上驚醒。全身直冒冷汗。這是他永遠無法擺脫的夢靨。
起身掀開一旁窗的簾幕,光好刺眼,卻能提醒人們現實世界是真正存在的。
對,他還有非得完成的事情。
 
 
「司令官好!」在入口守衛的士兵向他行禮。而他沒有任何回應便獨自走進這棟冷冰的建築物。
頂樓房間內坐著一位削著短髮的女人。是這個時代最優秀的科學家之一。
她笑著說:「司令官大人你是來向我追討恩情的嗎?」
前陣子她被誣控協助敵國開發新式武器而遭到逮捕,她想,要不是司令官找出證據洗刷她的冤屈,她現在早被槍決了。
「我希望妳能幫我做件事情。」他簡潔有力的說。
她爽快地回答:「好,你說吧,什麼我都答應你。」
「我希望妳能將完全癱瘓整個世界的電腦系統至永久不能修復的狀態。」
「你曉得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嗎?」她十分震驚。
他堅定地回答,「我非常明白。」幾十年來他致力獲得權力與地位就是為了那一天的來臨。
 
 
二十世紀以來人類所建立的文明生活已經徹底消失了。大地恢復過去美麗的樣貌。他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女科學家臨走前不解地問他:「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她想司令官不是戀棧總理的位子,他沒有理由這麼做。
但他沒有回答她。

他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曾想永遠守護一個女孩,至少在那件慘劇發生以前。
地震引發了規模巨大的海嘯,沿海的城市幾乎被摧毀殆盡,可是他還是活了下來。
是那女孩救了差點溺斃的他,且在他全身動彈不得的期間細心地照料。
他卻傷害了她。

一個月過去。
他發現最近那女孩總是早出晚歸,聲音聽起來很沮喪,由於電力中斷所以夜晚幾乎看不見她的表情。
他猜想她或許是發生什麼悲傷或困難的事情,於是某天黃昏之後他拄著拐杖一跛一跛尾隨那女孩出去。
好大好圓的月亮,他讚嘆著。如果那時候是朔日就好了,他就不會徹底的崩潰。
因為這讓他看見最不堪的事實。
那女孩原本秀麗的黑髮全掉光了,頭顱嚴重的變形,五官扭曲,脊椎從背後凸出,就好像怪物一般。

他激烈的吐了。
那女孩被他的反應傷害了吧?她拾起地上的碎片刺向心臟倒在她自己的血泊中死去。

他無法原諒自己。
 
 
他走往那片湛藍大海,海水逐漸淹沒了身軀,然後放鬆地沉入的深處。
海水卻一點都不冷,也不感覺呼吸困難,彷彿有股微弱的力量正引導著他,他的心現在非常溫暖。
或許是他終於拯救那個女孩了吧?也可能是他已經寬恕自己了吧?死亡會告訴他答案吧?他想。




                                                                                               2011.04.14  凌晨五點半完筆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失去速度奔馳以後

耳邊近乎憤世嫉俗的呼嘯   戛然停止
我們倒於夕陽的血泊之中   鼻息微弱

意識隨燦爛粉嫩的花漂流  

路不再是現實的
隱喻式地前往了無痛楚的

遠方
夢與幸福的假象
實現不了真正願望的王國


                                                                                  P.S. 將此詩獻給走馬瀨場勘之旅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04 Mon 2011 21:57

隔著簾幕的窗
陽光灑落雙手依靠的桌

如果多一點觸碰
能簡單搬移走梗在我們之間的阻礙

總低頭再沉默的我笑得誠懇更燦爛些
世界的流動速度會不會緩慢下來
捕捉每個你情感的細節

你以記憶輕微差異的步伐接近
我卻回應非真心的答案敷衍

現實

似沒有揮手再見的離別
看著彼此漸漸遠走至陌生的海

心浮浮沉沉    
還是解不開亙古情感的謎題



P.S.  將此篇獻給fumi。人真是貪心的動物,見了一次就想再見第二次,不過也是因為很多話都還沒跟你說吧?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年輕人不笑了,忽然說:「你知不知道台灣為什麼沒有狼?」
「我不知道。」
「因為狼不兜圈子。狼都是跑直的,所以牠不活在兜圈子的島上。」
                                                                                                        摘錄自郭箏〈狼行千里〉


我在深深黑暗淒冷的森林之中,繞了好久都走不出去,是半故意迷路的,
是自己習慣這裡的光線跟溫度了,懼怕離開之後我承受不住,我懷念卻也排斥那外面的世界。

滿足現狀就會墮落,所以我一直都想改變,但怎麼也無法往前走,我牽掛著記憶,
它不斷逼著我回頭正視,拖延我的腳步,心和身體被劇烈撕扯,而眼淚無貌地泛濫成河。

我問R現在覺得幸福嗎,他的答案是明確肯定的,我很羨慕,上一次自己感到幸福是什麼時候了?
或者捫心自問,過去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幸福嗎?為什麼現在我回憶起來都只剩下痛苦?
我非常不懂你這句話,「有些東西會隨著時間而變得更香甜。」我們之間究竟殘留著什麼快樂呢?

再見面是我提的,上次你放我鴿子後這次也是我先提的,我的心情已經從期待變成趕快把我們之間終結,
你呢?我總捉摸不到你的情緒。會不會明天你又有什麼變卦,雖然我大概會鬆一口氣但再也不可能主動邀約。

R難得的反問問題,我還喜歡你嗎,我是真的不知道,並非試圖逃離自己的答案,
現在我不會朝夕思慕著你,從分離之後我就一直過著自己的生活,只有越接近戀愛才越想起你。

我所追求的到底是什麼?明天來臨以後,我不會再兜著圈子了吧?可是我猜我也不會是匹孤傲的狼。



P.S. 獻給季偉與秉文的好友,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我們擁有著相似的故事。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