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A說中了,我是因為沒辦法正視現實中自己心意被忽視,才會留戀於過去。


之一   kashiwa

錯愕的我隱忍著哀愁去火車站找你。
換你騎車載我。路途中我總是話講不停(也可能是想掩飾自己的害羞),心感到快樂。
我們先去市立圖書館還漫漫寒假中才翻開幾頁的東方主義,隨後一如往常地來到我們國中附近的漫畫店。

你家離學校好近,也很早起到班上開門,記得自己喜歡你時都不會賴床(雖然也是為了躲避她們),
每個早晨我快樂卻又痛苦,我想好好跟你交往卻怎麼也沒辦法,因為周遭有太多自己無法承受的寂寞。
後來復合,我終於踏入你的房間(她們都去過),在那裡你雙手環著我的肩膀,可是我卻不能回應你,
腦海浮現的是fumi,如果換作是他我會有怎樣的感受,我這樣的思緒多像在欺騙你。
而你是真的在乎我嗎?會不會只是透過對我的懷抱想念別的女孩子?於是我向你提出分手。

現在我又能來到你家,坐在沙發上喝著水,這是分手後從沒想過的場景。
心中的渴被你填滿,我只能默默這麼想,不敢抬頭望你一眼。現在像這樣是朋友最好不過了。


之二    fumi

鼓起勇氣敲你。其中也包含很多情緒。
我們已經一年多沒見面了,不曉得你在軍校過得好不好(我卻唸了你當初校推的成大歷史)。
誤打誤撞之下我們約好要見面。我真的很期待。
雖然後來你說身體不舒服放我鴿子,我還是在等下一次見面的機會。
春假那天從家門走出時,心是糾結的,很想看到你卻也渴望逃離,我在公園坐了一會,
時間還沒到,不想太早去。怕跟那次結果相同,只能看你回家連挽留都說不出口。

我叫了你的名字,聽起來很不像自己的聲音。
路途中你問了一些關於歷史系的事情,我分享自己唸了什麼書,還有系上有趣的事情。
不過在麥當勞我變得沉默。你一如往常地替我付錢,你談著軍校的生活,對我來說是很陌生的。

在波哥外面等你高中同學時,你說我都沒有變,是指外表抑或內心呢?
隨意晃去花蝶,你突然開口問我(感覺你醞釀很久了):為什麼突然想跟我見面呢?
我有點慌亂,所以沒有說出真正的答案。隨口問的,這回應僅是搪塞。
是因為忘記不了你,每每我靠近戀愛的時候,但也是我想逃避現實中種種挫折(最好別讓你知道)。

最後從冰店離開時你抓著我的手,我回憶起在寒冷冬夜緊緊相扣的手指,心很溫暖也很悸動。
我扶著你的腰上車,不自覺地,普通異性朋友應該是搭肩吧。紅燈時你更把手肘放在我的手上。
除了你的觸碰以外,我不是覺得排斥就是沒有任何感受。我們之間還是如此親密。

我仍然期待著下一次見面,但這還算愛情嗎?我不曉得。而你的氣味也一樣沒變。


之三    sun

先前已經發了好幾篇關於你的網誌。這裡就不再多說了。
對不起,我事到如今才問你當時對自己的感覺是什麼,很卑劣呢,只是想滿足虛榮心而已,
自己其實也是被誰愛過的,不是孤獨寂寞的,不過我明白自己不會成為誰最後的選擇。


所以你懂我為什麼執著於過去了吧?

你其實傷害了我。
如果你不想斷然表態,就不該問我的心意是什麼,我早就明白你的感情;
如果你不願被她或誰誤會,在那個寂靜場所你就不該叫住我,卻在離開時解釋一堆;
如果你對我的玩笑話感到生氣可以直說,別向我抱怨什麼,那本來就不是我可以決定的。

雖然很短暫,可是我很認真,就算現在我對你真的沒有什麼特別了,也請你別把過去不當一回事。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不折不扣的變態,可以用這句話形容這齣日劇。試圖拆除我們平常人際關係的藩籬。

有著直溜黑髮與美麗臉孔的新鄰居沙希,談吐知性幽默,待人親切易於接近,誰都信任她。
但漸漸地繪理子失去原本身邊的朋友,丈夫有外遇,兒子駿越來越不與自己親近,自從跟沙希密切往來之後。
其實這全部都是沙希編織的計畫。會不會我們也有意無意之間,欽羨著與自己性格截然不同的人,
或是明明兩人成長的背景如此相似,卻有著相反的境遇,然後搶奪對方的一切,想取代甚至成為她。

沙希挑撥離間地講:「其實繪理子妳實際上是討厭她們的吧?只是自己不知道或一直不敢承認而已。」
可能這真的是沙希的詭計,但正因為她了解人的心理,所以才有辦法影響繪理子,
沒錯,我們對周遭的人似乎都得有某種程度的應付,否則很難平和的相處,除非特別喜愛對方。
故事接近尾聲時繪理子道出她對沙希的想法:「我真的很討厭妳,討厭到希望妳消失。」
沙希笑了,「這是妳第一次講出來的真心話吧?」
繪理子在沙希的出現後逐漸走入陰暗的角落,不是被引導的,而是被觸發的,
丈夫慎二認為繪理子改變很多,其實是錯誤的,因為內心有些部份是連自己都不夠了解的。

慎二在單身赴任期間,選擇的外遇對象是沙希,而不是同公司的年輕女孩亞美,
雖然後來發現自己是被設計的,但是認真喜歡過她的吧?真心與虛假的界限其實是模糊的吧?

僅以血緣維繫的親情是脆弱的,沙希這麼認為。
在長野縣寬闊的荒原中,她牽著小駿的手並欺騙他:「繪理子不是她的媽媽,自己才是他真正的母親。」
小駿似乎是相信了,當他做錯事遭受繪理子的責罵時,竟然說妳不是我真正的媽媽。
繪理子大哭,自己懷孕九個多月生出的小孩質疑她對他的愛,好像她的付出都是徒勞無功的。
不過難道孩子就必定得愛母親嗎?或是說若是沒有血緣關係是否就會成為陌生人?
從另一方面來想,對孩子照顧地無微不至,只要能滿足他即使是素昧平生的人就可以成為母親嗎?

沙希失去孩子隼人以後就變得更加偏激了。
她這麼說:「幸福是有限額的。如果有一個人獲得了幸福,
那就會有另一個人在某處不幸著。每個人都獲得幸福是不現實的。」
這娓娓道來我們心中真實的感受:世界是不公平的。
有些事情即使我們再努力也無法實現,或就像伊底帕斯一樣不可能逃離自身的命運。

她接近繪理子的理由,是那時候繪理子一句太好了,
或許大家都認為這沒有什麼,但我們其實很難理解他人的痛苦。
沙希是內心纖細、容易受傷的,一被傷害就會呈現攻擊他人的狀態。
我很像沙希,周遭無心的話可能會不小心讓我難過,
可是我都先選擇忍耐,一旦爆發的時候,將陷他人於不幸。

最後沙希自殺了,死亡是她唯一解脫的方法吧。
不過繪理子永遠會記得她,她代表著每個人由美好轉變成幽暗的潛在力量,
像螢火蟲群一閃一爍的配合我們人類的心跳,那微弱卻激烈晃動我們的靈魂。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那是另一個夜晚
跟我平常所見到朋友及同學不同
有些陌生他們的雀躍
以及那上了妝變得更加美麗的臉孔

隔著
接近卻也不可碰觸的距離
拍手與歡呼真的可以鼓動他們的耳膜嗎
他們仍繼續著
前進每個定點的步伐
某個時間點該說的話語
那是任務
抑或人生就是如此
其實我們實際就是過著互不干涉的日子
彼此疏離嗎


兩種時間
這齣戲觸動了我

一種是過去的時間
另一種則是現在的時間

而我似乎只有記憶
那是我的氧氣
仰賴那呼吸心跳然後活著

反覆向他人訴說著
並非想讓全世界都知道
而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每個細節
抵抗細胞的衰亡

不管是多麼意義重大
某些片段仍會遺漏
重新建構
似乎不再具備真實性
像虛假捏造的夢

喝多少酒也不會醉
因為我的夢不會有醒來的時候
別強硬把我拉回現實
心會支離破碎

我還是活著
僅僅如此就足夠了吧



                                                       P.S. 將此篇獻給歷史系以及不該坐在臺下演觀眾的C。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May 09 Mon 2011 17:09
  • 徬徨


我逐漸失去過去最自傲的性格,隨興以及孤獨。

偶爾思緒抽離自己正在說話的身體。
這是誰?做作、虛假、不坦誠的笑容,真令人感到噁心。

那是我嗎?
被認為堅強直率、懂得去思考周遭事物的女孩子,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變化?

「鳥奮力衝破蛋殼。這顆蛋是這個世界。
    若想出生,就得摧毀一個世界。
    這隻鳥飛向上帝。這個上帝的名字是阿布拉克薩斯。」
                                                                             摘錄自《徬徨少年時》

自己有時候迫不及待的想出走,浪蕩一回,卻選擇默默留下蛋殼裡。
我擁有力量啄破舊世界,然後飛向阿布拉克薩斯這位上帝嗎?
不是沒有具備,是我不給自己機會,離開溫暖光明過於美好的夢。

我沒有勇氣選擇與眾人不同,背離的艱辛道路。
突然想起鑑慧的話:
如果你是某種主義者,你就得以行動證明,若沒有就只是虛偽的崇拜者。

過去都以為自己正在實踐赫塞的精神,其實那太空泛,
我現在需要的是認清自己,什麼才是真正我最渴望做的,就算沒有也無妨。

活得孤獨且隨興。不是理想而是原本真實的我。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May 01 Sun 2011 02:02
  • 反綁


替你們繫條    
刀刃再鋒利也斬不斷  
玫瑰艷麗般永不褪色的紅線

而手中剩留的    
似青綠蓬勃的藤蔓生    
我拔不完


話語被拖入時間的凹洞    
只能送上產於眼淚的染料

緊綑心的細碎紙片    
湊回近乎完整的樣貌     
等待晨間路過的拾荒者

如畫作意象被誤解的孤獨


抹笑靨掩飾乾裂的唇    
連尋覓水的勇氣都缺乏

沉重眼皮偽裝輕盈的腳步    
不敢一倒身後鬆軟的床

全是被堅強催眠而顯露的溫柔



                                                                P.S. 獻給第一次喊我名字劃破周遭沉默的你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