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23 Sat 2011 02:26
  • 多餘


有種熱情消退的感覺
沒有誠心的文字仍傳遞給fumi
努力想要維持被時間稀釋的情感

忙碌久了
一停下來就覺得寂寞
用言語塞滿
卻又是轉眼遺忘的空洞

「在我眼中,妳每個動作都是多餘的。」

我已經認不清自己

就好像喬治六世柏帝的口吃
因為缺乏自信
童年不可抹滅的焦慮
將自己藏在深深不可尋找的黑暗

並不是一開始就是如此

我太習慣做作的活著
那很輕鬆
只要瞇著眼笑
任何事物都動搖不了心

害怕被人看穿

在對patrick說那麼多事情以後
我開始閃躲
是後悔自己吐露太多
而非避嫌
卻又矛盾的懷念
每夜即將迎接日出的對談

「妳將自己侷限在一個框架裡。」

我渴望被保護
永遠當個小孩子
被midori形容的那種愛包圍

什麼時候我才夠成熟
能看見真實不是其倒影

推翻
鬧革命
這些都是我不敢的
廣大僅為掛在房裡的癡夢

我究竟是誰
鉛塊般沉重的問句擊痛了心
卻也不得不面對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Jul 15 Fri 2011 22:54
  • 烏鴉


將他者眾多撲朔迷離的身世加諸在自己生命的烏鴉,
曾這麼與我約定:「如果某天我變成一個普通人,妳就把我殺了吧?」

現在,我是不是可以把你的生命剝奪呢?
因為過去深愛S 的你,或者說被S拉入情感漩渦的你,正談著平凡單純的戀情。

你描寫的故事內容,總華麗且頹廢,今日卻逐漸與你自身行為脫節。
還是說當一個人開始感到幸福,就會遺忘心裡原本所承受的苦痛,不再使用文字宣洩呢?

而我自己呢?
同樣很少再有高中時期的情緒:
自傲、孤獨、掙扎、頹廢、沉靜、澎拜的,
全世界自己最特別,我想一直保持著這些信念活下去。
所以即使感動,也不打破原則,或汲取他人的情感,我毋須依靠誰生存著。

更可能,只要自己還愛著fumi 就不可能變得普通吧?
那不管怎麼定義都絕非是世人眼中正常的關係。
你也半感嘆地說過,真正相愛的人們是不可能結婚的。

對我而言你是啟蒙我文學的人,也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際遇,
所以,我寧可你是一位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少年,
更不願哪天看見你手牽著一個女孩走過街頭普通的笑著,
或成為過去自己作噁的大人,當時的我們會不會覺得這是種侮辱呢?
沒有要批評你的意思,是透過你檢視自己從十七歲以後的日子。

烏鴉撿拾其他鳥類掉落的羽翼並不可悲,一身漆黑與夜晚的顏色無法區隔才可憐。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總隱忍不住那淡淡的情感
每句話輕盈如羽翼落在彼此的肩上
深怕一腳碎裂了透明美麗的表面
跌入冰冷徹骨的水

會有天
嘴唇凍得發紫   勾不起溫柔的笑
手指僵硬    連觸碰都嫌困難

所以寧可不走

像人們與月亮的距離
不能恣意比出
僅沉默望著清澄灑落於你

搓熱胸口
代價是喪失一半的聆聽
用梵谷的瘋狂筆觸填補畫面

埋痛    躲哀傷    卻獨漏藏住思念

我逃離
心脆弱易毀    愛姍姍來遲的質問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類是微小的。
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強大,努力成長就會受傷,而又會讓那傷口變大。

是愚蠢且弱小的生命。

也許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有夢想。
夢想的實現伴隨著困難,還時常使人痛苦。
但我依然相信,能夠超越未來的,只有人們將熱情傾注於夢想的力量。

可是迷失信念之時,所有的榮光都會隨風消逝。

但,我為什麼不看看明天的太陽呢?
                                                                                                                                       鐵平   絕筆


這個家族的悲劇到底是從哪裡開始的呢?我不禁這麼問。

是日本銀行改革與政治聯姻最終的成果嗎?
是情婦相子為萬俵一家帶來的紛爭與衝突嗎?
是大介誤以為鐵平是自己父親和妻子的兒子嗎?

會不會是華麗的背後隱藏著寂寞與悲哀?
什麼話都不能坦蕩爽快地講,只能互相迂迴,這樣子算是家人嗎?

違背不了父親的權威,逆來順受這一切,姑息不正的事情,
除了鐵平之外,其它家人都缺乏勇氣去挑戰大介,孤身奮鬥也是會累的吧?

當我們的理想與熱情被剝奪,是不是同時也喪失了生的意志?
鐵平就是因此走向死亡這條絕路的吧?

那麼我呢?
我不也是被剝奪了嗎?
就算喪失了生的意志也打算渾渾噩噩活下來嗎?

但我還有其它的選擇,因為我的存在還沒有完全被否定,
跟鐵平的絕望不同,他覺得如果自己沒有出生,這個家或許會是幸福的。
可是或許他的死把萬俵家或者說父親大介拖入更大的悲劇之中呢?

sun :「要如何破除自己的迷網,想太多其實也沒有意義,還不如積極的活著。」

我最近也意識到同一點。
徹底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離開這城市這個家的,可是沒去台北又如何呢?
我對文學的理想與熱情難道就這樣被摧毀了嗎?這其實只是懶惰的藉口吧?

每個人的生命代表一條通往自己的道路,
代表他在這條路上所作的嘗試,代表他在他在幽微小徑中得到的啟示。

從來不曾有人完全成為他自己,
儘管如此,大家還是努力去嘗試,有人懵懂,有人清晰,人人盡其所能。


我會積極地追求自己的夢,sun,我先悄悄與你約定喔,在赫塞的見證之下。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