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三個男孩童年時期單純的友誼因為戴維被拐走的事件結束,等他們邁入中年,彼此各自組成家庭形同陌路,卻因吉米的女兒遭到謀殺,三個人的生命又再次被緊緊牽連,過去的記憶與恐懼更浮現,其實那傷痛從未消失過。
   
《沉默的羔羊》中女主角無法遺忘小時候看見的殘酷畫面,軟弱無助的羔羊們正在被親愛的願意收留她的親戚宰割,為何會這樣對待發出淒厲叫聲的牠們呢?她逃走了,卻不斷責怪自己的懦弱,她其實想要拯救那些小羊,這樣的心情與不安她一直藏在最深的處所,不讓人碰觸。戴維也一樣,沒有任何人知道那四天發生什麼事情,兩個童年好友更不願提及,也許他們害怕被責怪,看著從車窗求助的戴維使他們痛苦懷抱著罪惡感,若自己當時早點發覺異樣就好了。

但也因為戴維沒有從這個噩夢中解放,導致三人之間更多的誤會,除此之外,還有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最親密的妻子甚至恐懼童年蒙上陰影的丈夫戴維,認為他殺了吉米的女兒,這都使他被拖入更巨大的悲劇中。河流迷惑我們的知覺,因為太多悲傷與苦悶都匯集承載於此,映照的不是真實而是虛幻的倒影,遮蔽我們應該所傾聽的話語,用暴力傷害他人相當孤獨沉重,深切體會該點的戴維近乎崩潰,把自己的秘密傾瀉換來的卻是週遭投射的懷疑的目光。

最後的結尾,是一場熱鬧的遊行,西恩與妻子之間重新開始對話,打破那不知名的沉默,吉米也與妻子兩個女兒在街上緊緊相擁,戴維的妻子拼命向兒子揮手招呼。戴維的死亡為他們帶來怎麼樣的變化呢?似乎仍是幸福的,不過又像彼此繼續度過缺憾破碎記憶的生命,西恩這麼說:「有時候我會想,或許我們三個小男孩都坐上了那台車。」一切都不可能重頭來過,甚至完全偏離了方向,執迷不悟地犯錯下去,他們的童年與青春都不再完整,甚至不曾擁有過。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實在寫得太爛,不管是情節抑或文字表現,所以就不放上來了。

原先欲表達的想法,完全不是那樣的,礙於自己的惰性與時間的急迫,我一股腦兒隨意起筆,結束之時恍然大悟,我褻瀆了自己以及文字,過去堅持的渴求的都成為屁話,是個虛假的理想主義者,其實我的態度根本就無法成就什麼,記得陳雪老師在決審會上說創作文學的耐心建構偉大的作品。

持之以恆每天一點一滴撰寫,其實不難,難在自己的決心夠不夠堅毅不搖,我究竟怎麼了?也抒發過幾次這樣的心情,但我甚至無法好好靜下來閱讀一部作品,摸這良心問自己,上大學以來讀過最感動肺腑的作品是什麼,沒有答案,因為我連自己的生活都掌控不了,讓自己一天比一天墮落,那些曾經使我的情感捲入巨大漩渦的小說,絕大多數是高中時代讀過好幾遍的。還有我讀大學開始寫過什麼讓人稱奇喜歡的小說嗎?可能連網誌都輕輕晃動不了他人的心靈,連自己都不願再看,我是否越活越退步?答案毋須點明。

《穿越》起初的概念是,我們要如何從那美好又苦澀的回憶之中離開,不再耽溺,住在過往的人們,時間就好似停滯不前,沒有後退也沒有前進,只是不再流動。雖然知道不可以繼續下去,卻被困於失去青春時期「自己」的擔憂,一直以來所殷盼的信仰的瓦解之後的空虛感怎麼抵擋,不如乖乖佇留在原地;有時是急於逃脫這般窘境,但也失去很多思考反省的機會,路途中總用力奔跑著,在最關鍵的點鬆懈下來,也才明白最初的期許已經被自己遺忘。兩個人互相吸引,逐漸意識到彼此生命的困境,解決又是另一個新的問題,可是我們本就該在過去與未來之間掙扎著穿越著。

現在說這些也不過是馬後炮,但不寫出來,只是讓我更加逃避現況,也許這篇小說就是想告訴我快醒醒吧,之類打氣的話。看著楊立澤的創作還有他那些話語,我想起在校刊社的日子,我愧對於他,更浪費那些我們共同喜愛作家的靈魂能量,其實我的生活重心偏離文學好久,出軌得相當嚴重,我太執著於念書成績,虛假浮華的向父母證明,索求他們一些關注與愛,我真是蠢,閃躲不了被愛的欲望及被家庭主宰的命運。

峯,有你在真的很好很幸福很開心,可是從未放棄自己志向的你讓我有些羨慕有些著急,我想保有自己高二時期的精神,孤獨、驕傲、堅強、溫柔、思索、自信、積極、勇於表達,各方面都需要改變,卻自私地希望你也喜歡這樣的我,因為你的坦率與真誠是我最大的動力。也相信你絕對可以實現夢想,即使不是自己原先想像的方式。

「白,適合填寫」是顏艾琳老師的題字,當下覺得相當感動,她賦與我一個簡單又漂亮的祝福,但如今已成為一個沉澱的重量,我能夠不負自己名字的意義嗎?僅能對自己說聲加油吧,試著讓二十歲是篇全然新的章節。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Jan 07 Sat 2012 17:58
  • 心事


「深深覺得你是很好的聊天者,大家都愛跟你聊心事。」
收到小蟬的卡片,亞芬原本禮拜四要約我吃飯,你又這麼說,更有種被肯定被信任的感覺。

有些朋友的心就像蚌殼,不知道怎麼開口透露自己的情緒,要一字一句輕輕推敲斟酌;
或偶爾孤獨久了,想找個人談談自己現在的生命,思辯之間我以為自己也成長。

為理想而活,讀喜歡的科目卻得先歷經可怕的基礎,又變得逼迫自己,似乎有些無奈,
但我們是不是不可以這麼任性的活著,想要完成某些事情,就得辛苦地達到先決條件才行吧?

喜歡的感覺其實沒有不見,只是生活的苦悶損傷繼續努力的勇氣,在還沒有完全幻滅以前放手,
我也懂,但不免感傷,分別的理由千千萬萬種,這卻是太想要珍惜當交往失去意義而做出的決定。

人們都好容易被自己的想像束縛著,煩惱越多越糾結,逐漸變成履足不前的狀態,
寂寞的時候沒為什麼突然流淚,船漂泊茫茫大海失去方向感,霧中你以為島嶼就在不遠處,
不過是夢,如果沒有踏出第一步,如登陸月球般的大膽與小心,永遠無法上岸,擱淺在記憶碎裂的沙灘。




P.S  每次到期末,心情就異常感傷,就想寫篇文章,就想讀哈利波特,就想放棄好多科考試(毆)。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