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r 29 Thu 2012 00:40
  • 青夜


月微笑側仰林中的憂鬱
勾著想念與寂寞游移記憶的熱度
碎落的花香抑或衣角缺憾的夢撲鼻
筆觸和思緒一同賽跑白紙陰影間
崩解的沙捲起風咳乾了喉
捕捉睡眠死滅的瞬息置入乾涸的渠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偶爾還是有些沮喪。

上個禮拜鼻水不停溢出,擦了又擤,反覆的動作搓揉痛了鼻翼;
稍高的體溫視線開始朦朧,走路好像喝醉酒一樣搖晃,見到床就如餓虎一般撲羊。

想放棄或擱置許多事情,為什麼要把自己的生活步調逼得那麼緊繃,初衷總是不敵現實,
我以為自己離文學更靠近一步,其實我逐漸與他們疏離,見到那些令人驚豔的作品不免惶恐,
又落後別人一大段了,究竟自己在庸庸碌碌忙著什麼,但如果連書寫都變成有目的計畫性的不也痛苦萬分嗎?

誰都沒有辦法安慰我這種突如其來的憂傷情感。

你在,真的好窩心,只是不可以讓我怠惰習慣依賴,生命難處要自己想辦法解決,
有時甚至會有非常過份的想法,因為覺得世界就快要崩解,開始失序,我連吶喊的激情都缺乏,
但幸好我還是抱持著一切將會好轉的信念,所以沒有愚蠢地失去你摸我頭的那份疼惜。

真的好恨自己的面具誇張化,無意義或戲謔的話語持續從嘴中吐出,拉出一條更長遠的鴻溝,
但這樣算是謊言嗎?如果我們成為完全不再包裝的自己,或許也是放棄追求自己的渴望。

憤怒在心底延燒,為了愛而死有何不可呢?
從母親那裡得知表妹的高中同學為愛自殺並且死去,讓我憶起同樣十五六歲的自己。
大部分人難以理解對十五歲的少女而言失去最重要最喜歡的對象,內心是多麼痛苦與憤怒,
就算日常生活裡表現得不在乎,一點憂鬱的症狀也沒有,她們依然強烈抱持的離開世界的念頭,
因為已經沒有對象可以訴說與傾聽,只好用這種悲壯犧牲性命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唯一真實的愛情。

還有一些哀悽流轉乍暖乍寒的季節。
被捨棄了嗎?是否只有落入無法自拔悲傷的黑暗裡你才會想起我呢?親愛的弟弟,即使我們之間毫無血緣關係。
也許是奮力追求那份溫暖感情的我忽略了每個月一通電話或簡訊,包含著雖然相隔兩地卻遙遙想起遠方你正在做什麼的關心。

天氣晴朗之後。
雙手不只是遊園時拉著彼此,而是深擁赤裸的質樸的溫暖,而汗水的味道攤在陽光下粒粒分明,更接近無聲靜謐的場所。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