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15 Sun 2012 16:47
  • 密碼文章 複雜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秘密
  • 請輸入密碼:

好安靜誰也沒有開口都陷入睡眠與夢的沉默,多久沒有浸淫孤獨,
我從來不是個參與者,無法放下腦中複雜的思緒盡情狂歡,
偶爾會有破口而出的衝動,為什麼你們可以輕而易舉的辦到呢,
我看著黃澄湛藍交織的夕靄,原來好多人不曾抬頭望著天空,
當大家開始讚嘆之餘我卻調頭,高傲的認為景色被語言肢解失去瑰麗。

 
觀察者總用鏡頭捕捉每一個情緒破碎的瞬間,是否按下快門的速度太具有目的性,
真誠的笑也變得刻意,悲傷被畫面耀眼的光線稀釋, 總以為可以留下剎那擁有回憶,
其實我們不斷以想像填補,直到事件已變得索然無趣,原來我還是喜歡拍攝人以外的事物。 

很難再聽到滿溢感情溫柔的歌聲了,即使緊張可能彈奏吉他也沒有相當流暢,
不是那麼完美帶有些缺陷,直樸的傳遞自己心意才能令人落淚,能放在胸口暖和的夢,
技巧熟稔每個音都準確把音樂當做秀場的人,我不曉得還有什麼詞句能尋回愛。


坐在彼此身邊望著的雙人默劇, 一起待在黑夜底下的廣場,再次踏入只有起初懷念,
如果她知曉我的存在,你們依然會幸福嗎的疑問浮起,「應該就不會了」答案被旁人打撈起來,
很卑鄙,或者我早一點並不是在那天遇見你,有沒有動搖你的機會,談及你就是錯過就是遺憾。

長大不該倚老賣老,否則我們和那些自己過去厭惡的大人又有什麼兩樣,
如果他們大多幼稚不成熟,一再再而三穿著那年齡的象徵的我們又是緬懷什麼,
他們仍擁有接受新事物的興奮與喜悅, 麻痺的情緒課堂上昏昏欲睡的不正是我們,

究竟階段的差距建造的是溝通之間巨大難以跨越的鴻溝,或自以為成長的假象堆疊如山。 

隱姓埋名的居住在遠方,連一通關心都未曾響起,我也沒有勇氣或必要主動撥下號碼,

即使沒有我的存在家還是會在那兒,世界不曾停擺,對我而言那就是個疏離的現實冷酷的異境。
 
寧可不好意思待著陌生卻親切的房間。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