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你是就算沒有血脈相連也相愛的家人  

你說若是對於每個人都是心與心的交流,那會累慘了, 
但對我而言,如果朋友之間不能彼此擁有某種程度的坦率與信任,那種關係不可能維繫太久。  

上禮拜二,我們睽違一年多的見面,分別時我差點就掉了淚, 
因為即使經過那麼長時間沒聯繫,我們的友誼還在,我可以感覺到我們之間是用心在和彼此交談。  

你時常要我別去在意王克文,當下我總是反駁你,懷著一種排斥的心理, 
但其實很難讓我只想相信自己的感覺,因為你的話總確實是存在幾分道理的。  

「他說曾經喜歡過妳,可能只是說給妳高興的。」 
或許你說對了,他可能想繼續和我當朋友,我現在有了男朋友他覺得撒個謊也無妨, 
他認為我不可能和過去一般逼迫他和我交往,雖然我從來沒希望和他交往什麼的。  

認真仔細的思考之後,發現他對於我已經無關緊要, 
我只是想強調自己不是自作多情,不想被其他國中同學們瞧不起, 
對於他說的「喜歡」我既沒有感動也沒有半點喜悅, 
我完全沒有被告白的人應有的喜悅或困擾, 
只是滿足了我長期以來折磨自己的好奇心與虛榮感, 
過去他刻劃給予我的傷痕仍隨著時間緩慢地消融,
絲毫沒有因為他的「喜歡」而有所改變,那痛苦並非立即無影無蹤。 

雖然與他見面沒有太大的意義存在,只是在諷刺他和我自己, 
而我透過這種矛盾又卑微的嘲諷從記憶的禁錮裡獲得解放, 
他曾說我們不適合,我起初以為是我不夠好,但不是這樣的。 
其實他從來沒有了解過我,總是用句「我真的沒有辦法理解」粗劣膚淺的評斷我。 
我不是說人與人之間一定有辦法互相理解,
只是如果無法有良好的溝通,那麼也沒必要繼續浪費唇舌下去。  

你說假如我們在一起,會希望我可以改掉尷尬不自然的笑法,在我附和他人的時候。 
因為不希望自己的直言被誰聽了討厭,所以才違背真正的心意,即使我也不喜歡敷衍帶過, 
我無法和你一樣完全不在乎,甚至自由到可以捨棄不重要他人的認同, 
非常想被愛,就算不是我真正所期望的愛,沒自信的我永遠需要一句熱切的讚揚。  

那時在成大灑滿和煦陽光些許涼風襲來的榕園裡, 
我們坐著,看著小孩子們的嬉戲,談著漫無邊際的話語,或是無言勝有言的眼神交會。  
 
就算相隔再遠,時間如何拉開回憶,
這些我都會深深烙印在眼底,淚水和悲傷再多也無法氾濫將幸福的回憶沖走。
我喜歡你的自然真誠,隨心所欲的生活態度,還有和你在一起時那無比的溫暖,像家人一般的感情。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