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4-09-32-03_deco  

 

 

讀到他自殺未遂的消息,當下以為是篇玩笑話,回神過來,那是發生在我所認識的人,在他身上最真切的現實。同時像顆種子在我的生命落地,悲傷是它的溫床,剝裂生與死的界限,吐出倉皇的細芽,長成糾纏自己以及日益膨脹的絕望。死亡侵蝕身體內在的芯,生的意識混沌,只剩現實的義務逼我邁開步伐,但心在抗拒,像鉛塊般沉重無法躁動。我想逃,不是以謊言的形式迴避,而是確切俐落地以死終結荒謬。盯著設定好時間距的列車接連駛過,在尚未發車的間隙,想像自己縱身一躍,皮開肉綻或鮮血直流的畫面,但肉體的疼痛令我怯弱。即便夢中我恍惚殺了自己好幾回,我沒有死,更沒有實際執行。我蜷起臉大哭,視角逐漸扭曲,找不到相稱的死法比擬承受的感情。生或死都必須支付代價,都是永恆無盡的黑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 的頭像

妄想物語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亡佚
  • 生與死之間直接用界線區分,如妳所說的會是一種乾脆,不會有半活半死的生活態度,好比如會認為自己好像苟且偷生。

    有時候我會想自己的樂觀對照於他人的心情(悲情),會不會造成反效果,使人感覺在嘲諷,讓人直說你不懂我。

    甚至人的價值到底由什麼組成,沒有一種價值支撐,我們之所以還是身為“人”嘛?

    或許我們都有一種虛無哲學,在尚未定義/分崩離析的時候,面對情緒任由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