ㄅ、

昨晚等待店員結帳時,目光剛好落在前一個排隊,戴著透明無框眼鏡的男子,他用力摳弄張貼在收銀櫃上的廣告,想把代言人物的鼻子從紙張徹底去除,彷彿要消滅任何他看不順眼的事物般,我不確定他的嘴角是否藏有笑意,儘管如此,依舊讓人不寒而慄,但我始終沒有避開,決意觀察到最後,證明他只是感到無聊罷了,越是這麼說服自己,《慾謀》的場景就不斷在腦內放送:叔叔查理在童年時代顯露的癲狂,當他葬送胞弟的生命,手舞足蹈興奮地像隻蝴蝶,除了病態之外,沒有更好的形容詞了。

 

ㄆ、

和好久不見的人談話,他們的感觸總是「妳沒有變」。我對自己產生了疑惑,究竟是我不向社會屈服,堅持保有自我的緣故?或者我只是將記憶中的自己完整重現,欺瞞我早已改變的事實?

 

ㄇ、

你在南國溫暖的海中溺斃,從電視新聞得知的我嚎啕大哭,眼淚流到乾涸,為了治癒傷痛,我選擇最悲哀的逃避方式,當作你還活在世界某個角落,我們不再見面罷了,沒有連繫彼此的理由,假裝那和死亡其實沒有什麼差別。我慶幸這只是個夢,你不是真的死去,我也不是真的捨棄你,卻又像一則卡珊卓的不祥預言,暗示我青春時期的自己支離破碎,不復存在,離我遠颺。

 

ㄈ、

「真正的地獄其實在每個人心中。」

待巡邏的警察駛入洞內,一位中年婦人騎著淑女車現身,向公車站牌旁排隊等候的人群喊著「阿彌陀佛」,機械式的反覆感覺不到慈悲,更像是惡毒的咒詛,要眾生不得好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 的頭像

妄想物語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