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_large2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在真相呼之欲出前,簡直像齣俗濫的肥皂劇,令人難以忍受的無聊。因為觀眾很聰明,不至於被誤導,事先就預設女主角絕對不是兇手,否則這部電影會變成差勁的推理故事,殺人動機與手法開頭就確定了,又何必花時間解謎呢?諷刺的是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卻一再接受大量浮誇的訊息,並深信不疑。

 


最後一幕非常戲謔。在電視台工作的男主角因錯誤的報導,前往女主角的家鄉向居民下跪致歉,歸途中險些被女主角駕駛的車撞到,他沒有認出對方(即使先前四處蒐集相關的資料,還好幾次瀏覽過她的照片),當然也不可能表達歉意,反被女主角的話鼓舞。這樁殺人事件沒有給男主角任何衝擊,追究真正的兇手是誰也不重要。沉悶生活的出口便是捏造記憶,放在手中來回把玩,待這份荒唐如煙般悄悄消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 的頭像

妄想物語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