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很多時候會覺得「和他人在一起」很辛苦吧?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對別人而言卻是「特別」的存在,或偶爾「針鋒相對」。明明想要努力迎合對方的想法,感情卻會磨損消耗。

──芦原妃名子《Bread & Butter》

 

DSC06472  

 

去年,認識將近十年的朋友如往常般約我吃飯。我不疑有她,理所當然挑了家附近的餐廳。沒想到就座後,她突然說:「等下還有一個人會過來,是我在某宗教社團認識的朋友,是家齊畢業的,現在也唸成大。」

「妳不覺得自己的作法很不尊重我嗎?而且如果妳事先說還有其他人要來,我就不會選這裡。」我忍著怒意說。

「如果妳事先知道就不會答應今天的聚餐了。」

對方遲了一個小時才抵達,因為找不到這間店在哪。對方娓娓道來,自己失戀的過程與痛苦,加入社團後如何重振自己的情緒,還有妙禪師父多麼偉大。最後我答應去參加一次分享會,理由是對方特地過來,還讓她找了一小時的路。

回家前,我告訴朋友:「妳這樣很卑鄙,根本是逼我一定要參加。」

她說,她很難過我說她卑鄙。我心想,妳不就是算計好,我肯定會不好意思拒絕。

---

參加分享會的前一天,朋友異常殷切,邀我到她家一起吃晚餐,但我拒絕了。認識十年來,那是第一次她找我去家裡吃飯。

當天,離約好集合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她頻頻打電話來,問我準備好了沒有。我相當不爽,因為過去每次相約,遲到最久的都是她,我從來都沒有那麼急迫地催促她,或氣她睡過頭,於是我刻意遲到二十分鐘。

她神情看起來很緊張,我則依然悠哉。不過一到分享會現場,我的憤怒不斷飆升,但我試著別表現出來。

原來參加分享會是需要事先報名,但朋友沒有告知我,也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將我的個人資料給了她們社團。報到時,工作人員逕自把一張貼紙黏在我的外套上。

進入會場還不能攜帶個人隨身物品,但放置私人物品的櫃子並沒有鎖,我忍住不抗議,硬是把機車鑰匙塞在外套口袋,要是情況不妙,我還能騎車逃走。他們的作風讓我感覺非常無禮。

---

分享會前,先播了一部影片,敘述他們的宗教領袖妙X師父,其實就是真主阿拉、耶穌基督、佛陀等世界上的唯一真神。這個宗教不需要依循任何經典,只要每天打坐,聽從師父的教誨,並參加師父的法會就能獲得救贖,脫離前世的因果。

我心想,崇仰活人簡直就是邪教,耶穌生前也只說自己是神的兒子。

分享會的演講者是一對夫妻。丈夫是台南某知名檢察官,他一開始會入教是因為擔心妻子被騙財騙色,不過他後來發現根本沒有這種狀況,而且打坐讓他脾氣變好,修復與兒子的關係。

聽到這我都覺得還算正常,但他妻子分享的內容根本是怪力亂神。

她們家每十年會死一個男丁,這年就輪到她丈夫或兒子。當時丈夫與兒子也夢見彼此去世,她也經常夢見自己牙齒掉落卻沒有流血,據說這代表家中會有血光之災。丈夫的事務所充滿陰氣,地下室好像發著綠光,也感覺有東西緊盯著她們不放。

她說,是妙X師父救了她們全家。師父到她們家與事務所看過後,將手輕放在她頭頂,她就知道一切壞事都過去了。

---

分享會結束後,所有人被分組,我們這組都是成大學生,朋友也在內。他們問我對分享會的看法,我便老實回答。

「所有宗教都可能有出現偏激的想法。當你認為世界應該美好,但現況卻不如人意時,採取某種手段去消滅不美好的人事物。你們不能保證不會發生。再加上你們崇仰活人,而沒有任何宗教經典,這和日本奧姆真理教很像,他們的激進派曾在東京地下鐵使用沙林毒氣。」

「另外,我也不認同你們的教義。人沒有痛苦是不正常不自然的,沒有悲傷怎麼會知道快樂是什麼,有挫折才會成長。我為什麼非得變得比現在更快樂?對我而言,飽嚐生命的苦痛才能成為真正的小說家。」

他們又問我會不會再來參加,試著聽三個月。我以為自己說完這些話,他們就能領悟我的意願。

「絕對不會。我答應自己只來一次,如果我打破約定,我會看不起自己。如果世界上什麼事情都要嘗試,那也太累人了吧?難道我要你嘗試抽菸,你就要嘗試嗎?當你對抽菸一點都不好奇,也沒半點興趣,那為什麼還要逼自己抽呢?」

這群成大學生沒有誰回出話來。分組談話時間已經過了將近一小時,別組都已經結束。這時有一位年紀較長的女性前來和我「談話」,或許是她發現苗頭不對。

「我都有聽到妳說的話,我知道妳很聰明,但是妳不要思考太多,現在談宗教與教義太早了,妳就當作被騙,我當初也是朋友硬拉我來,傻傻的聽,後來就發現自己工作越來越順,也越換越好。妳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機會嘗試?聽三個月再下判斷好壞也不遲。」

我心想她媽的,人不思考就是具屍體。我說:「為什麼我一定要連續聽三個月?為什麼不能反過來實驗?三個月期間,如果我突然有意參加,就代表我覺得不錯,如果都沒有,就代表我不覺得好。」

年長女性開始陷入鬼打牆狀態,不斷咄咄逼人,持續說著「我是為妳好」以及「妳為什麼要放棄一個讓你變好的機會呢?」

我越聽越氣,什麼叫做「為我好」?如果一份好意不是建立在雙方的共識上,那就稱不上「好意」。讓我更不爽的是,從頭到尾朋友都沒有說半句話,要那位年長女性別再逼迫我參加。

或許我立場過於堅定,最後年長女性就放棄說服我,不想多費唇舌,就說時間也晚了,要大家快回去吧。

雖然整場談話我心裡很不高興,但並沒有露出一絲不悅,也忍住直接走人的衝動。不過離開會場後,我便向朋友抱怨剛才那位年長女性憑什麼逼迫我參加。

「我覺得她說得很對,我也不懂妳為什麼要放棄一個好機會,明明機會就擺在妳面前。」朋友面露不悅地說著。

「如果今天那個阿姨沒有加入談話,說不定我原本三個月內也會有想要聽的意思,不就是她讓我更排斥的嗎?我就是討厭有人逼迫我。」

一直走到停車處,我才又說:「如果我推薦一本小說給妳,妳會讀嗎?」

朋友回答:「不會阿,因為我對文學沒有興趣。」

「妳為什麼不讀呢?讀小說明明就很好,妳不也是放棄一個好機會?」聽完朋友的回答,我以極為憤怒的聲音說:「就像我喜歡文學,但我從來沒有逼妳讀小說。妳憑什麼逼迫我一定要參加這個宗教社團?」

不等朋友回應,我就逕自騎車回家。

---

一個月後,我向朋友道歉,畢竟我不該對她喜愛的事物給予如此低劣的評價,而且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也實在沒有必要為此絕交。

她卻說,妳知道錯了就好。至今也沒有向我道歉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白 的頭像

妄想物語

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offee
  • 道不同不相為謀,但妳實在不用道歉。

    來我懷抱吧。
  • : )

    於 2015/08/23 23:36 回覆

  • Yves Chiu
  • 意外發現,板主很有趣,但這邊似乎停擺了,還有別的Blog?
  • 現在都直接在臉書發文~(懶惰沒把東西貼過去)
    也可以加我好友
    https://www.facebook.com/qiu.d.bai

    於 2018/03/02 12:36 回覆